Suara

COVID-19
16/10/20
Column

聚米为谷:胡乱发号施令,民众人仰马翻

中央政府先后宣布在巴生区,及在雪兰莪、吉隆坡与布城施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事前未与雪州政府商讨,以致民众面对很多不必要混淆和麻烦。把政治阵营的分歧带到事关重大的防疫工作,最终受苦受害的人民。

以中央政府10月7日宣布巴生9日起施行CMCO为例,国家安全理事会没有谘询雪州政府,直接宣布管制区域是巴生县(DaerahKlang),但是,决策者没有考虑到巴生县的范围非常广阔,划分为巴生副县(Mukim Klang)和加埔副县,其实加埔副县疫情并没那么严重,没有必要封锁全县。

为了解决这问题,我马上召集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领导的雪州防疫特工队及相关单位研究和调整,并向国安会紧急提呈一份包涵36个应该施行CMCO的地区,大多是位于巴生副县内,这是经过专业判断和数据分析所得出的建议,以便政府集中资源尽快控制疫情。

感谢中央政府听取雪州政府意见,国安会隔天修正管制地区为巴生副县,不包括加埔。加埔民众白白受到一场虚惊,而无数巴生民众和上班族仍为不明确的SOP感到困扰,他们担心无法跨县工作,为了保住在管制区外的生意和饭碗,不惜漏夜搬到区外的亲友家中暂住,也有许多民众涌到警局查询和申请通行证。

我再三向中央政府确认后,国安会同意让所有跨县工作的巴生副县居民只须出示雇主证明信,不需要向警方申请通行证。可是,民众已被折腾得人仰马翻,而且“出走潮”和群聚警局的现象也带来加剧疫情传播的风险。在此之前,警方原定居民也需向管制区外的“流动警局”申请通行证才能进出。

10月13日上午,我召集雪州卫生局、大马皇家警察、大马皇家武装部队和其他机构举行联席会议,讨论八打灵县新冠肺炎病例骤增的最新进展,准备主动向中央政府建议在八打灵县落实严格SOP的CMCO。

不料,中央政府在当日下午忽然宣布全雪州施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让我和整个行政团队深感震惊,因为雪州是全马经济和工商业的心脏地带,国安会只作出三言两语的宣布,缺乏明确管制各行各业的SOP,已引起民间巨大恐慌和担忧。

更重要的是,目前只有巴生、鹅唛、乌鲁冷岳和八打灵县的疫情进入令人担忧的水平,沙白安南县依然是没有病例的绿区,瓜拉雪兰莪县的疫情仍受到控制,一旦全州落实CMCO,许多穷户和散工就会失去收入,很多家长也因为学校和托儿所关闭,为了照顾年幼孩子而无法上班。

有许多关乎人民切身利益的因素都必须纳入考量,我和团队再次紧急拟定建议,要求中央政府收回成命,只在红区施行CMCO,如此一来,各部门的前线人员也容易调动人力,更有效和重点进行监控。

最终中央政府仍在全雪州施行CMCO,但大幅度放松防疫SOP,包括大部分商业活动如常营运、宗教场所获准开放(只限最多6名管理人员)、允许食肆堂食等等。

过于放松的SOP和太广泛的执法范围,使防疫工作的效率增加难度,无论如何,雪州政府以尽速控制疫情为最大考量,放下指责任何人的手指,全力配合中央政府共同截断新冠病毒的感染链。

我恳切希望所有雪州子民在这段艰难期间再次给予高度合作和自制,若没有重要事务必须外出,就留在家里照顾家人吧。同时,我也要求中央政府必须与雪州政府进行有效危机沟通,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别再发生胡乱发号施令的情况。

Seterusnya
SELANGOR MAJU BERSAMA
Daftar hari ini untuk dapatkan maklumat terkini terus ke e-mel anda
Terima kasih!
Anda telah didaftarkan untuk menerima makluman dan maklumat terkini.
Maaf! Ada ralat.